ag8891.com环亚娱乐|官网信息网

首页?>?最新信息 / 正文

违抗军令,并将自己的师长带入敌军营房的温克少校

网络整理 2019-07-02 最新信息

1940年5月10日清晨5点35分,第1装甲师作为第19摩托化军的前锋越过了卢森堡边境线,这标志着A集团军群的进攻正式开始了,随后该集团军群各部越过边境线揭开了千里突击的序幕。进入6月,古德里安麾下的4个装甲师分散成数股钢铁洪流,在法国东部的平原上向着瑞士边境狂奔,在14和15日两天时间里,第1装甲师急速推进了大约200公里,这样的挺进速度对于当时的法军而言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违抗军令,并将自己的师长带入敌军营房的温克少校


(上图)1940年5月13日,强渡马斯河成功的第1装甲师部队正在接受法军投降,图中戴船形帽正对镜头的就是第1步兵团团长赫尔曼?巴尔克中校。

时任第1装甲师师长是基希纳少将,温克少校依然继续担任第1装甲师首席参谋之职,他给喜欢冲在前面的师长基希纳提供了巨大的支持。可以说在德军中,基希纳再也找不到比温克更好、更适合他的参谋助手了。

6月17日下午,第1装甲师得到命令:“……在蒙贝利亚尔彻底封闭马其诺防线后方敌军的包围圈……”根据这个命令,第1装甲师将停在距贝尔福只有15公里的蒙贝利亚尔—埃里库尔(Hericourt)一线。因为该师距离其他部队实在太远,为了它的侧翼和后方安全,第39摩托化军军长施密特上将出于爱护部队的考虑下达了上述命令。

接到军部的命令后,温克清晰地认识到尽管部队已经快要抵达瑞士边境,但大量法军并没有放下武器,而且随时有向南撤退的迹象,要想尽可能一网兜住敌军就必须加快进攻速度。因此尽管左右两翼的第20摩托化步兵师和第29摩托化步兵师都无法提供有效支援,温克还是认为第1装甲师应该尽快夺取贝尔福,彻底切断敌军退路。第1装甲师虽然经过9天连续作战,奔袭了数百公里后部队略显疲态,但是一路高奏凯歌,部队士气高昂,完全有可能一鼓作气完成攻占贝尔福的任务。18点50分,温克向克吕格尔战斗群、内德维希战斗群、巴尔克战斗群和第4装甲侦察营发出了一封决定性的电报:“快速攻占贝尔福!”


违抗军令,并将自己的师长带入敌军营房的温克少校

(上图)穿越阿登高原上某个小城镇的德军装甲纵队。由于高原地形补给困难,可以看到每辆坦克上都搭载了足够份额的油料桶,车辆背面的大写字母“K”表示这些部队属于克莱斯特装甲集群。


温克的这个决定显然违反了第39摩托化军军部乃至古德里安装甲集群指挥部的命令,但是其核心理念完全符合古德里安的作战思想——对于装甲兵, 应该把绿灯放在路的尽头,敌人是完全给奇袭所击败的。

经过空中和地面侦察,德军确认贝尔福有敌军防守,还有很多法军陆续撤到这里。温克在日后回忆道:

尽管我和师长彼此相互信任,合作非常顺畅,但这次我还是决定由自己承担全部责任,避免基希纳将军在这样艰难的抉择下产生犹豫,或者给他带来各种麻烦。我自己也清楚,虽然我们此前一切顺利,但是这次进攻将困难重重,而且我们随时都有被军法审判的危险。尽管如此,我必须做出决定。首先,我决定不让基希纳将军参与命令的决策,因此没有通告他我所做的决定。然而基希纳将军对我实在太熟悉了,我的无线电命令发出后大概半小时,他就询问我,有没有得到部队抵达蒙贝利亚尔—埃里库尔一线的报告,因为这是今天的目标。我有点忐忑地告诉他还没有这样的报告。我当然清楚,部队早已冲过了这条任务线,正在继续向前进攻。因为此前我已经通过传令兵获悉这两个战斗群都已经越过了蒙贝利亚尔。我因为腿伤缓慢地在师部内走着,我的首席通信军官冯·洛林霍芬中尉跑过来问我,是把前线的情况告诉基希纳中将,还是继续隐瞒不报?

关于是否继续向基希纳隐瞒情况,温克内心作了激烈的斗争,他继续写道:

我决定继续保持沉默,这样就可以确保前线部队不会受到影响,否则他们可能被要求撤回或者暂停进攻。基希纳将军坐不住了,他在此后的1个小时里不断询问我,到底有没有前线部队的电报,前锋到底到哪里了。面对这样直接的询问,我已经很难再隐瞒下去了。我沉默了大约1分钟后向他报告:“将军先生,我必须报告一些情况。我已经下令快速攻占贝尔福,部队已经远远越过蒙贝利亚尔—埃里库尔一线,正在冲向贝尔福。”基希纳起初震惊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紧紧握着我的手说:“温克,我们一直到现在都一起同甘共苦,因此无论是我们一起下达的还是你下达的命令,只要是我认为正确的,我们都共同承担责任!”我自己先行下达的命令就这样得到了他的许可和证实,成为正式合法的师部命令。随后基希纳和我一同赶到前线,为了防止万一前线部队通过别的渠道获知军部命令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必须亲自到场坐镇指挥。 当我们到达蒙贝利亚尔的时候这里已经一片漆黑,汽车开进了一片寂静的城市,很长时间我们都看不到一名德军士兵,真让人怀疑是不是开错路了。车开到一所房子前,我让司机停下,跳下车去四处张望,试图找到我们的岗哨。随后我推开一扇门,这是一座小酒馆,猛然间我看到了满屋子全副武装的法国士兵!虽然这里面有点嘈杂,但是他们中有不少人还是转过头来看着我。情急之下我马上用法语喊了一声:“你好”,然后赶紧关上门,飞快地跑回汽车,边跳上车边大声喊道:“快!开车!快!”司机也被我吓倒了,死命地踩离合器和油门,挂挡加速,车子飞驰而去。幸运的是那些法国兵并没有冲出来,可能他们也没有这样的心情了吧。 就这样我们快速冲过蒙贝利亚尔,一路上看到的都是停放在道路两旁的法军车辆和大炮,法军残兵败将的景象加上黑漆漆的街道让人不由得感到阴森恐怖。汽车一直向前开,我希望尽快找到自己的部队,此前为了确保部队的进攻不受干扰,我已经下令无线电静默,所以此刻我们的无线电台也派不上用处。当我们冲出蒙贝利亚尔后,终于隐约听到了坦克履带的声音。有动静了,但那是我们的部队吗?我们抱着巨大的希望加速赶了上去,结果让我们又一次叫苦不迭:这些都是法国坦克!见鬼!我们只能先悄悄跟在这些坦克后面,小心翼翼地低速开着。 经过短暂商量后,我们决定加速超车,继续向贝尔福前进。躲不是办法,冲过去或许还有机会!于是司机猛地向左拐,开始加速超车,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在超越坦克纵队期间,我稍稍向右探出点脑袋,斜着眼睛紧张地看着这些钢铁巨物,不过什么也没发生,法国装甲兵似乎都睡着了?我们超越整个坦克车队后,保持高速,一路绝尘而去。 历经两道鬼门关后,我们继续向前开。我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突然隐约听到一句地道的德语脏话“真他妈倒霉”。我赶紧让司机停车,然后跳下车估摸着向声音方向走去。哦!太好了!原来是1名勇敢而倒霉的摩托传令兵,他的摩托车轮胎坏了,正一个人忙着修车。这哥们很有意思,他看到我后停下手中的活慢慢向我走来,距离还有几步的时候,他突然伸出双手想拥抱我!我也如释重负地说道:“噢,感谢上帝!部队向哪里前进了?”他指了指贝尔福方向说道:“一直向前,别人都跑得没影了,只有我最倒霉,该死的轮胎坏了。”我们急着赶路,也没办法帮他,只能向他表示祝福,告诉他小心后面的法军坦克,然后继续前进。 不久以后,我们又一次听到了履带的声响,稍微紧张了一下后彻底放下心来,没错!这次真的是我们自己的机械化部队。我们开到第一辆装甲车边上询问克吕格尔在哪里,“继续向前!”车里面的人大声喊道。我们加速向前开了一段,终于看到了克吕格尔和巴尔克,他们看到我们时显得非常惊讶。没有时间过多寒暄,我们就急忙在一所农居里面开会商量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违抗军令,并将自己的师长带入敌军营房的温克少校

(上图)1940年6月16日,第1装甲师的工兵在格雷附近的索恩河上架设浮桥。由于装甲部队推进过快,空地协同出现问题,这座浮桥刚架设完,德国空军的俯冲轰炸机就把它给炸掉了。


军部下午下达的“今天不再继续前进,警戒前进公路”的命令没有影响第1 装甲师的前进,该师的主力部队都按照温克的命令向着贝尔福前进。午夜时分,温克就部队的情况向集群指挥部做了汇报,他报告说部队在抵达蒙贝利亚尔这个军部指定的目标后还有充足的油料可以继续前进。因为他无法及时联络到军长,所以只能直接联络集群指挥部,请求获得许可继续向贝尔福前进。古德里安当然支持温克的建议,批准了他的请求,实际上古德里安并没有给部队限定停止线,而是第39摩托化军军部出于种种考虑自行设定的。

17日午夜,克吕格尔战斗群的前锋抵达沙特努瓦(Chatenois),这里距离贝尔福要塞只有大约10公里。第4侦察营营长冯·舍勒(vonScheele)少校命令弗朗茨·冯·贝勒加德(Franz von Bellegarde)上尉和营部副官塞德尔(Seidel) 中尉,带着1个无线电通信小队搭乘2辆通信车去劝降贝尔福的守军。然而他们的劝降行动并不顺利,这8名德军官兵被法军逮捕,1名法军军官说:“不管贝尔福是否投降,现在你们都必须听我的。”然后这8个人经过审讯后都被关了起来。内德维希战斗群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去劝降的军使一去不复回。

由于一直没有得到劝降“代表团”的回音,于是在18日凌晨4点,克吕格尔战斗群和内德维希战斗群兵分两路进攻贝尔福。没想到法国人只是嘴硬,既不投降也不抵抗更不逃跑(估计绝大多数人还在睡觉),6点左右第1装甲团第2营的坦克在吉特曼(Gittermann)上尉率领下分成两路以行军纵队径直冲进了贝尔福,令城内居民和守军大吃一惊。德军各部进展顺利,没有遇到激烈抵抗,7点30分就已经打通了贝尔福全城。第1装甲师师部最后就选定了该城火车站附近一家名叫“巴黎大旅社”的豪华旅馆,恰好一个法军指挥部也设在这里,那些还在睡梦中的法军军官和士兵纷纷被德军从床上拽了下来,然后集中送到战俘收容点。


违抗军令,并将自己的师长带入敌军营房的温克少校

(上图)在贝尔福地区,德军俘虏了约5万名法军,这是第1装甲师总兵力的数倍。图为在法军军官的带领下,正在列队行军的法军战俘。


清晨8点,古德里安亲自赶到贝尔福,一路上到处都是法军丢弃的车辆和大炮,成千上万的俘虏挤在要塞的城墙下宿营。这时城内的战斗尚未结束,四处枪声不断,古德里安拦下1名摩托传令兵,询问第1装甲师师部在哪里。这名传令兵开着摩托领头开道,带着古德里安的指挥车来到旅馆门前。温克看到古德里安这么快就到了城里不由得惊讶,古德里安则笑着向他表示祝贺,然后问他师长在哪里,温克回答道师长正在洗热水澡。等基希纳洗完澡出来,古德里安和师部军官们一起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早餐,这是旅馆厨子为原先驻扎在这里的法军军官准备的。众人正吃到兴头上,1名传令兵气喘吁吁地前来报告,他带来了第39摩托化军军部的命令:“立刻从蒙贝利亚尔出发,向贝尔福进攻!”温克只能告诉那名传令兵:“快点加满油,马上开回军部,告诉他们第1装甲师已经进了贝尔福,并且都快吃完早饭了!”

实事求是地说,此刻第1装甲师还没能真正控制贝尔福。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军事要塞,贝尔福城内外有许多堡垒和军营,德军的突袭只是逼迫军营内的法军放下武器,而那些堡垒仍旧在法军控制之下。就总体兵力而言,法军要远远多于进城的德军,只是因为缺乏统一指挥,刚刚缓过神来的法军虽已逐渐组织起来进行抵抗,但只能各自为战。

本文节选自《瓦尔特·温克和他的部队》


违抗军令,并将自己的师长带入敌军营房的温克少校


本书通过大量历史文献、照片和地图,客观讲述了二战德国装甲兵上将温克那传奇般的从军经历,以及其装甲部队在欧洲东线战场中那血与火的战史。本书还对温克将军在二战后鲜为人知的经历进行了介绍,驰骋商界的他为战后德国的复兴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本文作者:指文图书(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8338502045532683/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法国 ? 克莱斯特 ? 武器 ? 坦克 ? 瑞士 ? 默兹河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